哈佛商业评论·在变革时代洞察商业新机遇【精选必读系列】(全6册)

ZPUCN_ECFDN00018405
2019-06-17

版权方

作品简介

套装包含:《创新的残酷面》、《开辟式创新》、《反馈因何失效》、《危险的年龄歧视》、《永续连接》、《时间的幸福值》。

创新的残酷面
自亚当·斯密(Adam Smith)特别强调劳动分工的好处后,效率就成了管理学的终极目标。减少浪费和提高生产率的理念推动了工业革命,并开辟了“管理科学”。这门科学认为,效率是竞争优势的核心。“效率至上的信念从来没有被撼动过”,罗杰·马丁(Roger Martin)提到,如今,“全球所有商学院的课堂上都在推崇”效率。但如果这一正统理念是错误且危险的呢?马丁指出,效率至上不可避免地造成财富和权力过度集中,失败者人数众多,而相比之下,赢家寥寥无几——不论是企业界,还是整个社会,皆如此。马丁构想的关键因素是平衡,既包括效率和复原力之间的平衡,也包括短期现实和长期可持续性目标之间的平衡。当然,理解并实现平衡的能力是卓越领导力的精髓。

开辟式创新
彼得·德鲁克曾说:“企业只有两件事情要做:一个是营销,一个是创新。”创新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传统观点认为,一个社会必须自行安排好基础设施、司法机构、立法机构、金融市场等等,然后才能有创新。它将由政府或NGO主导的自上而下的措施视为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。然而,“颠覆式创新”之父克莱顿·克里斯坦森却持相反的观点。在他看来,创新才是社会借以发展的途径。创新不仅仅发生于制度完备的发达国家之中,也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和制度,减少腐败现象。如果此类国家虽然有各种创新活动,却依旧发展失速,那么可能不是发展上有问题,而是创新存在问题。
克里斯坦森与两位合作者,在对印度、巴基斯坦、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等前沿经济体的创新活动进行广泛研究后,提出了一个新的创新理念,其核心内容即为本期的封面文章——《开辟式创新》。
所谓开辟式创新,是指企业能够察觉到市场潜在的甚至连用户都不自知的需求,通过一种新型商业模式,为用户提供能够负担得起的产品或服务,进而开辟出一个前所未有、前景广阔的庞大市场。
虽然开辟式创新这一概念来源于前沿经济体,却广泛适用于各大经济体。继2015年对颠覆式创新这一概念进行重新修订后,克里斯坦森此次提出的开辟式创新概念,是他对自己创新理论的又一次扩展。除了理论与案例,三位作者还在文末给出了企业开辟新市场的方法。我们相信,通过阅读本书,那些有志于创新的企业家,将能够从中找到很多灵感和启发。

反馈因何失效
财务表现不应该是今后企业的唯一追求。公司被迫考虑员工、客户、社区等全体利益相关者的利益,而不只是股东利益。当然,一些领导者早就接受了“利成于益”的理念,但事实证明,将这一理念付诸实践还是很有难度的。
兼顾财务表现和社会价值的公司虽然很少,但的确存在:我们首先想到的两个例子是巴塔哥尼亚公司(Patagonia)和孟加拉格莱珉银行(Grameen Bank)。取得这种成绩靠的不是魔法。做到这一点的组织将创造两方面价值的理念嵌入了核心业务。
这些公司擅长使用文章作者所说的混合组织法,设置并关注社会目标和财务目标,组织结构兼顾两方面,聘请乐于接受这些目标的员工,将两方面的目标融入管理。社会目标与财务目标发生冲突时,管理者必须做出取舍,让公司兼顾两方面的发展。这要求管理者平衡创意和纪律、抱负与实际,说到底,就是要有卓越的领导力。

危险的年龄歧视
现在年老绝对是一种劣势:刚刚年过三十,就被称为“油腻大叔”“老阿姨”。在职场上亦是如此:招聘要求明确多少年龄以下,40岁以上绝对是裁员的优选目标,晋升机会可以不顾能力,年轻者先得……人们对此已经熟视无睹,甚至认为是理所应当。无论发生这种巨变的原因为何,劳动力老龄化都已经到来。未来的就业人口将面临五代同堂的局面。
如果能采用长期供职计划,工龄延长的积极效应将会展现,公司也能利用老龄化机会获得竞争优势。简而言之,就是可以化危为机。老龄化社会中的消这些人代表了一个全新理念和创新的巨大市场。尽管有些公司已经行动起来,但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。如果企业能抓住这一巨大机会,就既能提升自身利润,也能惠及社会。
当然,运用长期供职计划还需要诸多配套措施,有兴趣的读者请详细阅读,相信能得到更多的启迪。

永续连接
多年来,企业领导者都承认,在解决诸如气候变化和网络安全等刻不容缓的问题上,商业扮演重要角色。尽管秉承良好意愿,但这些高管认为,对他们最大的投资人来说,环境、社会和治理问题(ESG)并非首要考量。高管也许想基业长青,但他们相信,市场还是只盯着公司的季度财务报告。
情况发生了变化。几乎所有人最关心的都是ESG问题。事实上很多公司已经开始系统化地将ESG融入投资决定。
股东现在希望企业领导者承担ESG绩效,并警告那些无视企业行为对世界长远影响的公司,将被市场惩罚;而那些认真对待这一问题的公司,将获得回报。而这也是弥合善念与实践之鸿沟的最可靠方式。

时间的幸福值
在美国,时间匮乏已经成为越来越紧迫的社会问题。研究显示,美国人的时间宽裕感(拥有充足时间的感觉)已经创下历史新低。也就是多数人每天都没有时间做完自己想做的事。
时间匮乏在各个阶层中都普遍存在,危害极其严重:感到时间匮乏的人幸福感低,焦虑、抑郁和压力水平都会更高。相比失业,时间匮乏对于幸福感的负面影响更大。
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简单,我们多数人认为,金钱会让我们更幸福。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,最幸福的是那些用金钱买时间的人,因为他们拥有更融洽的社会关系、更满意的事业和更多的快乐。改变并不容易,因为“金钱至上”的观念已经牢牢地控制了我们的大脑。时间荒问题无论贫富,同样,用金钱买时间也是如此。
当然,金钱换时间并不一定导致幸福感增强。
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。追求幸福也是如此。只要你将度周末的心态调整到度假模式,你就可以获得度假的幸福感。
希望本期能够给每个追寻幸福感的人士提供帮助。